北京市房山區琉璃河鎮松鶴養老院院長王志強記得,水幾乎10分鐘就從院子里漫進了一樓。盡管新買的防洪板厚實,但仍禁不住洪水的沖擊。


7月31日上午,挾括河琉璃河鎮段出現河水暴漲,混濁的泥水沖上大街,短短幾個小時內積水就超過了2米。松鶴養老院里39位老人和10位員工亟需救援。


2000余名官兵守堤壩


7月31日凌晨5點,房山區的大雨還在下。王志強收到了村委會、民政局、消防隊的通知,要將老人們都轉移到養老院2樓,等待撤離。在這一天,他們要直面洪水了。


松鶴養老院位于琉璃河鎮的西部,大石河與挾括河的交匯處附近。


在王志強的印象中,養老院西面的挾括河一直“沒什么存在感”,里面幾乎沒有水,反倒是北面的大石河可能是一個威脅。


發源于房山區霞云嶺鄉的大石河,因為連日來降雨,水量暴增,已在沿岸周口店鎮、竇店鎮造成了一系列孤島。7月31日11點,北京市水文總站升級發布洪水紅色預警,房山區大石河流域漫水河斷面將出現紅色預警標準洪水。


7月31日凌晨,武警北京總隊2000余名官兵正在守堤壩。圖源:武警北京總隊


在王志強轉移老人的同時,武警北京總隊調派2000余名官兵正在不停地堆沙袋。7月31日0點20分,他們收到上級的指令,全力防止琉璃河鎮大石河區域出現河水漫堤?!奥虡O易引發潰決會造成嚴重的洪水災害?!?機動第二支隊六中隊排長周子杰說。


5點抵達現場的時候,周子杰注意到河水還沒有漫過琉璃河行人橋的橋面。這是周子杰第一次經歷抗洪搶險任務。這個 24 歲的甘肅青年,以前鮮少接觸到暴雨洪水災害。


對于漫堤來說,沙袋填補是最簡單且有效的方法。武警官兵們不停地卸沙、裝沙袋,再借助推土機、裝載機等裝備填補河堤低洼地域。一直到下午2點,他們壘起了高1.5米、長2公里的堤壩。


他們守住了大石河,但是平平無奇的挾括河卻開始躁動。


7月31日凌晨,武警北京總隊2000余名官兵正在守堤壩。圖源:武警北京總隊


近6個小時驚險轉運


7月31日上午9點,洪水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漫進了養老院里。早在四天前,王志強就在養老院門口堆沙袋并安裝防洪板。80公分、6米寬的防洪板能阻擋暴雨引起的積水,卻擋不住流速極快的洪水。


10點,養老院一樓被淹,全面斷電。不過王志強有心理準備,他們有三層樓,而且提前和民政、消防部門對接過了。他沒有立即求救,想讓救援力量先去最緊急的地方。


下午4點,隨著天越來越黑,停電帶來的恐懼讓老人們情緒激動。這時水已經漫過了一樓?!坝欣先苏f,活了70多年,第一次見到這么大的洪水?!庇谑峭踔緩姄芡饲缶入娫?。


7月31日,房山區消防救援支隊消防員正在轉運老人。圖源:房山區消防救援支隊


下午4點10分,接到北京市消防救援總隊的指令,房山區消防救援支隊監督二科監督員盧同璽帶隊前往。離養老院100多米時,積水深度已經達到一人高,無法深入。


盧同璽報備指揮中心,上方山、石樓、城關3個消防救援站抽調了3艘橡皮艇加入轉運工作,在趕來途中,消防員還碰到了陸續撤離轉戰的武警部隊,借了2艘橡皮艇。兩批救援力量的作用在這里完成了“交接”。


救援隊伍用了一個小時才到達養老院。此時水已經臨近二層窗臺處。


7月31日,房山區消防救援支隊消防員正在轉運老人。圖源:房山區消防救援支隊


養老院共有39位老人,其中20位為失能或半失能老人,一位老人需要不間斷吸氧,救援并不順利。因為水位過高,老人們只能從二樓的窗戶出去,消防人員將部分窗戶進行破拆。但老人大多行動不便,一個窗戶口無法及時搶救所有人。


盧同璽和其他消防員開辟了另一個通道,利用養老院西側的外掛樓梯,眾人把老人用被子裹好,四個人將被褥四角撐起,再由一人托住老人的腰部,一起抬著放進橡皮艇中。為了照顧好需要吸氧的老人,支隊協調了醫生一起前往,為老人進行身體檢查并戴上氧氣袋。


轉移過程中,雨水時斷時續,盧同璽提醒消防員們要給老人打好傘,避免淋雨感冒。


等到橡皮艇到達積水較淺處時,消防員們提前下艇,蹚著齊腰深的水將橡皮艇盡快拖至岸邊,將老人安全轉移至車上。


7月31日晚上九點半,被困的49人已被全部救出。一個小時后,所有老人被轉移到二十公里外的養老院并安頓好。


7月31日,房山區消防救援支隊消防員正在轉運老人。圖源:房山區消防救援支隊


后來,周子杰得知,洪水依舊從挾括河漫了上來,但他們筑起的堤壩避免了大石河的決口,也為后續的消防救援搶到了寶貴的時間。


周子杰還記得,當天在琉璃河鎮執行任務時,一位女士哭著朝他們道謝。這個剛從軍校畢業沒多久的年輕人之前只在網絡上看到過這樣的視頻。第一次親身經歷,他覺得心里有點暖。


新京報記者 郭懿萌 實習生 吳依晨 宋漪靜

編輯 劉倩 校對 陳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