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日下午3點,栗鳳霞帶著孫女,從山上的唐家園胡同的家里下來,一路走到龍骨山猿人洞旁的周口店村里,隔著洪水,望著對面娘家的房子,洶涌的洪水沿著村道傾瀉而下,灌進一條溝里。這是一條廢棄的鐵道線,如今只能看到洶涌的洪水,兩個信號燈在水面上探出頭,證明這是一條鐵路。

           

“從小在這里長大,沒見過這么大的水?!彼f,好在,村莊基本度過了最危險的時候,村莊一側的龍骨山上,六十萬年前的猿人洞也安然無恙。

 

龍骨山下,山洪灌進鐵道,行成了一個小瀑布。新京報記者 周懷宗 攝

 

洪水淌了兩天一夜

       

大雨剛剛瓢潑而下時,沒人擔心,經歷過“7·21”暴雨之后,村民早已經自覺地加高了臺階,重整了院子里的排水,住在山上的人家,最怕的是直面山洪的沖刷,不太擔心排水的問題。

        

但是,降雨的強度出乎了村里所有人的預料,山洪從龍骨山南側灌進村道時,村民開始意識到危險,好在水道直沖的地方,有幾家人剛剛搬遷了?!胺孔觿偛鹆硕熳笥?,特別幸運?!痹邶埞巧较轮芸诘暝橙瞬┪镳^上班的李月超告訴記者。

         

暴雨開始后,猿人洞就關閉了,李月超他們每天值守在這里。好在猿人洞處在山坡上,一直無恙。

         

從山洪暴發,到大雨暫停,水淌了兩天一夜。栗鳳霞家里沒有進水,但門口的路被洪水沖毀了,人可以下山,車出不了村,上班的兒子只能下山后想辦法去工作單位。

 

龍骨山南麓,洪水在村道上流淌。新京報記者 周懷宗 攝

        

龍骨山下的周口店村,村莊西南角的幾處民居被山洪隔絕開了,栗鳳霞的娘家正好在這幾家中?!扒皟商煲恢贝螂娫?,信號時斷時續,特別害怕。今天中午雨停了,趕緊下來看看,還是過不去。幾米寬的鐵路,原本跨幾步就能過去的地方,在洪水中成了天塹?!辈贿^,這條廢棄鐵路也成了泄洪的通道,保住村莊的安全。

 

雨停后危險仍然存在

       

8月1日中午,雨開始變小,隨后慢慢停了,村民們走出院子,檢查房屋、院墻,互相問候,觀看水勢。

        

洪水沿著村道下瀉,道旁地勢較高的民居沒受太大影響。新京報記者 周懷宗 攝

 

大雨帶來的擔憂稍退,新的隱患又出現了,長時間雨水和洪水沖刷下,有些院墻開始出現了裂縫。下午1點左右,鐵道旁的一處院墻忽然塌了,就在李月超值班的附近,墻邊還有一個變壓器,“挺危險的,幸好雨停了?!?/p>

        

記者在村里看到,村道上有不少地方出現了輕微塌陷的小坑,一處斜坡上,洪水將路面沖破,水從硬化層的下方不斷流出,“都是山里滲出來的水,大雨下得太久,山上的土壤都飽和了,順著縫隙都流下來了?!币晃淮迕裾f,記者注意到,不僅破碎的路面在滲水,一些院墻的石頭縫里,也在汩汩往外冒水。

         

位于龍骨山下的周口店村地勢相對較高,兩天一夜的山洪下,村莊并沒有積水。記者注意到,周邊不遠的大韓繼等地,積水情況仍然嚴重,一處物流園中,被洪水沖到路上的物流車仍然滯留在水中。由于路面被水淹沒,疏散出來的村民、工人仍不能回去。

       

“記憶中沒有遇到過這么大的雨,也沒有這么大的洪水?!币晃恢芸诘甏宕迕裾f。如今,村莊安全度過了雨量最大的時候,但大雨帶來的危機還沒過去。

 

新京報記者 周懷宗 陳璐 趙亞楠

編輯 張樹婧 校對 劉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