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北京門頭溝連續遭遇強降雨,王平鎮的部分村中大片房屋被洪水沖垮,道路橋梁被沖毀,停電停水、信號中斷,村子處于失聯狀態,韭園村就是其一。

 

被困三天、食物和水消耗殆盡后,8月1日,韭園村村民王升其和馬景來抄起鐮刀,披荊斬棘開路,8小時持續徒步50公里左右,將村里的消息帶了出去,之后,他們又為救援人員帶路,尋找其他失聯村并協助救援。

 

斷路、斷電、斷水、斷糧,要出山求生報信

 

暴雨襲來后,王平鎮韭園村的村民因山洪等次生災害被困在山中。村里斷水、斷糧、斷電、斷網兩天,道路橋梁被沖毀,更大的危險隨時會降臨。

 

8月1日,暴雨還在繼續?!耙鋈?,不能在這里等死了?!弊鱿逻@個決定時,王升其很難說不害怕,只是求生更要緊。

 

當天早上6點,他和馬景來套上雨靴、穿好雨衣,戴著安全帽,抄起鐮刀就出了門。二人一邊走,一邊拿鐮刀開路,餓了就找野果吃,渴了就接雨水喝。

 

王平鎮位于深山區和淺山區的交界處,群山連綿、溝壑縱橫,他們需要走出去求援,路上危機四伏,稍有不慎都可能喪命。

 

一段10多米的必經之路上,滿是碎石和軟泥,王升其硬著頭皮前進,幾步之后腳就陷入泥里,眼看脫身不得,身后的馬景來大喊著向他遞出棍子,王升其趕緊回頭抓住,借著馬景來的拉力將自己的腳拔了出來。

 

途中遇到一處滑坡,王升其估計坡度有七八十度,碎石很多,看著很是驚險,但必須下去。他們在坡上撿起一塊塊石頭,瞄準坡中有危險、凸出的石頭,將其打掉,然后順著坡滑滾了下去。

 

到達豐沙線后,他們沿著鐵路走,在三家店遇見了進山救助列車旅客的武警,此時已是下午2點。連續8小時徒步50多公里,途中王升其完全沒感覺到累,腳上起泡、皮膚擦破等造成的疼痛似乎微不可察。他說,“馬哥的腿腳也腫得老高,被雨靴磨破化膿了,我們當時都不覺得疼,一心只想出來找救援?!?/p>

 

見到武警的一瞬,王升其如釋重負,趕緊告訴他們韭園村被困失聯,武警給了他門頭溝區防汛救災指揮部的電話,他趕緊聯系并說明了情況?!胺姥淳葹闹笓]部的同志接到電話很高興,說當時雨霧太大,直升機也進不去,我們兩個能把消息帶出來,特別感謝我們,還讓我們趕緊去治療、消毒?!蓖跎湔f。

 

帶救援隊伍回村救援,又帶路找到兩個失聯村

 

王升其和馬景來簡單進食飲水后,消了毒、打了疫苗,接受治療。當天下午4點左右,二人帶著32名消防救援人員返回韭園村實施救援?!八麄冮_車把我們帶到隴駕莊附近,然后我們徒步翻山,晚上8點多抵達韭園村?!?/p>

 

回去的路同樣不好走。他們翻越牛角嶺、路過山洪暴發點,水很大,救援人員拉著繩索蹚水而過?!俺鰜淼臅r候路過的是平地,我們能撐著棍子過去,回去時遇上的是斜坡,要是被沖下去,人就沒了?!蓖跎浠貞浄Q,回去比出來近了20公里左右,中間他們走不動時,救援人員就攙著他們前進。

 

對于在家等候的人來說,王升其和馬景來消失了幾乎一天,他們急得不行,又無法聯系??吹蕉似桨矚w來,馬景來的妻子喜極而泣。王升其說,回想起來,他自己也后怕。

 

記者聯系上王升其時,他的聲音仍是沙啞的,這是因為8月2日早上5點,他和馬景來又給救援人員帶路,去尋找另外兩個失聯的村莊,并幫著救援,力勸不愿撤離的村民。直到8月5日,王升其才歇下來。

 

“我雖然是南方人,見過大江大河,但從來沒遇到過這種大面積暴發的山洪?;叵肫饋?,我覺得自己做的最有意義的事,就是帶救援人員找到了兩個失聯的村子,讓更多的人脫離困境?!蓖跎湔f。

 

新京報記者 葉紅梅

編輯 白爽 校對 李立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