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紅權星等炫富賬號被封。圖/IC photo


據《南方都市報》報道,5月21日晚,擁有400多萬粉絲的網紅“王紅權星”已被各平臺封禁。同時,被禁言的網紅還包括柏公子、鮑魚家姐。當前,王紅權星的短視頻賬號顯示被封禁,柏公子、鮑魚家姐的賬號則顯示“該用戶因違反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已被禁言”。


一夜之間,從坐擁百萬粉絲的網紅到全網“查無此人”,雖然目前相關平臺尚未公布具體原因,但不難發現,此次被封禁或者禁言的網紅,都曾在社交平臺高調炫富,其中王紅權星曾曬過大量珠寶,自稱“全身沒8位數不出門”。


如果僅是富人單純地分享真實生活,財富來源合法正當,不過是通過炫富滿足個人虛榮心,這本身無可厚非。但從“炫富始祖”郭美美開始,炫富就是一門流量生意,無論是前期進軍娛樂圈還是后來做減肥藥生意,終極目標都是帶貨。


此次被封禁、禁言的三位網紅也不例外。他們靠“炫富”走紅后,都進行過直播帶貨——“富豪”炫富也都是為了致富。這些炫富網紅表面上是分享富人日常,背后念的卻是收割粉絲的生意經。當然,至于這些網紅中是否有涉嫌編造虛假信息、人設造假等情形,還有待官方進一步調查披露。


需要注意的是,今年4月21日,中央網信辦發布《關于開展“清朗·整治‘自媒體’無底線博流量”專項行動的通知》,其中就將“迎合低俗需求制造炫富人設,刻意展示金錢堆砌的奢侈生活,借此吸粉引流”列入了整治的重點問題。從行動發布到三位炫富網紅封禁,正好一個月時間,或是專項治理行動的階段性成果。


就在上周,多個平臺發布關于打擊宣揚炫富等不良價值觀信息的公告。據此來看,炫富網紅被全網封禁也就并不意外了。相關平臺采取封禁手段,正是落實清朗行動的具體舉措,同時也釋放出鮮明的信號——“炫富”這門流量生意走不通了。


平臺對炫富網紅采取封禁、禁言措施,輿論場上也有不同聲音。其實,這并非是針對個人分享自由的限制,而是對宣揚不良價值觀亮劍,同時也是遏制拜金主義泛濫乃至建構健康的網絡文化的必要之舉。


這并不是否定人們追求富裕生活,相反社會鼓勵人們勞動致富。值得注意的是,與傳統小范圍的個人斗富不同,網絡炫富面向的則是社會大眾。


揮土如金的奢侈生活,經由互聯網放大后,炫富本身在滿足受眾的“窺探欲”的同時,也會像病毒一樣蔓延,引發跟風和模仿。這也導致一些“人造富豪”大行其道,連包裝富豪人設的素材,比如奢侈品、豪車豪宅等購買記錄都成了可售賣的“商品”。


有研究者指出,網絡炫富并不是一種正常的價值呈現和享受財富的行為,而是以展演的方式片面夸大財富的“暈輪效應”,以致財富最終成了衡量一個人價值和能力的唯一標準。


所以,炫富并不觸犯法律,但也難言有理、正當。拜金主義一旦泛濫,這對判斷能力較低的青少年來說,產生不良的示范效應不容小覷,無疑將會影響他們的消費觀念和價值取向。以此而言,網絡上這股奢靡之風必須剎住。


不可否認的是,社交平臺對于炫富潮流的形成,具有一定推波助瀾的作用。因而,維護清朗網絡空間,治理網絡炫富還需要平臺持之以恒,不能等這輪集中整治的專項行動過后,又刮起“炫富風”。


對此,還需要完善相關制度機制,形成有效監督與打擊合力。一方面,平臺需在提升內容生態治理能力上下功夫,倡導社區自覺抵制炫富等不良風氣,推動形成社會共識;另一方面,對炫富等違規內容“零容忍”,通過不斷優化改進算法機制,加大人工巡查力度等方式將其納入日常管理。


如此,網紅靠“炫富”致富這條路,恐怕就走不通了。


編輯 / 徐秋穎

校對 / 賈寧